<pre id="d11bf"></pre><noframes id="d11bf"><pre id="d11bf"></pre>

    <pre id="d11bf"><strike id="d11bf"></strike></pre>

    <big id="d11bf"><strike id="d11bf"><span id="d11bf"></span></strike></big>

    <track id="d11bf"><strike id="d11bf"><ol id="d11bf"></ol></strike></track>
    中國氣象局

    小雪,是二十四節氣中的第二十個節氣,太陽到達黃經240度,始于11月22日或23日,即農歷十月下半月。

    元人吳澄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》記載:“小雪,十月中,雨下而為寒氣所薄,故凝而為雪,小者未盛之辭?!痹谛⊙r節,氣寒導致雨凝結為雪。因為此時降雪尚小,所以稱為小雪。明代王象晉在《二如亭群芳譜》中對小雪的氣候特點作出了精簡的描述:“小雪氣寒而將雪矣,地寒未甚而雪未大也?!笨梢娦⊙┕潥?,天氣轉寒,降水轉為降雪。又因地寒未甚,并未達到大雪的程度。

    古人通常以五日為一個單位,將一個節氣劃分為三候。五代后漢鐘離權《靈寶畢法》即言:“五日為一候,三候為一氣,三氣為一節,二節為一時,四時為一歲?!边@種劃分方式一方面是古人的整體觀念在時間更迭中的投射,另一方面也體現了古人對各節氣內部氣候變化的關注。

    具體到小雪節氣中,《逸周書》記載:“小雪之日,虹藏不見。又五日,天氣上騰,地氣下降。又五日,閉塞而成冬?!币缓蚝绮夭灰?,《禮記注》有言,“陰陽氣交而為虹,此時陰陽極乎辨,故虹伏”,陰氣盛而陽氣衰,陽氣潛藏,虹難以生成。二候天氣上騰,地氣下降,導致陰陽各正其位,不交不通。在古人的觀念中,天氣為陽,地氣為陰。陰上陽下,萬物勃興;陰下陽上,天地不通。三候閉塞而成冬,此時大雪節氣將至,天寒地凍,萬物閉塞以越冬。


    小雪節氣是寒潮和強冷空氣活動比較頻繁的節氣,強冷空氣影響時,常伴有入冬第一次降雪。黃河中下游平均初雪期基本與小雪節令一致,雖然開始下雪,一般雪量較小,并且夜凍晝化。如果冷空氣勢力較強,暖濕氣流又比較活躍的話,也有可能下大雪。而南方地區這一時節才開始陸續進入冬季?!昂杀M已無擎雨蓋,菊殘猶有傲霜枝”,在長江一帶能看見這類初冬景象。

    小雪節氣期間,田里的農活已經不多了,農民修補農具,做好牲畜的御寒保暖工作,為來年開春做準備。不過,地不凍,犁不停。早晚上了凍,中午還能耕。如果天氣還暖和,農民不會停止犁地。有的農民繼續給小麥澆凍水,做好小麥越冬工作。

    “瑞雪兆豐年?!薄靶⊙┭M天,來年必豐年?!睂r民來說,下雪是好兆頭。因為有雪覆蓋麥田,就省去澆凍水的麻煩,小麥得到保護,來年就能豐收。而且下雪可凍死一些病菌和害蟲,積雪有保暖作用,利于土壤的有機物分解,增強土壤肥力。

    總的來說,小雪作為入冬后的第二個節氣,提醒著人們要為越冬做好準備?!靶⊙┓獾?,大雪封河”,隨著氣溫的降低,北方氣溫降至零攝氏度以下,土地封凍。而南方地區低溫未甚,因此有“小雪地能耕,大雪船帆撐”這句與北方相反的農諺。但無論南方還是北方,小雪節氣帶來的低溫都提醒著農民整理田地,收割成熟的作物,為即將到來的嚴寒做準備。

    清代顧祿《清嘉錄》有云,鄉田人家,以草藥釀酒,謂之“冬釀酒”,有“秋露白”“杜茅柴”“靠壁清”“竹葉清”諸名。十月造者,名“十月白”,以白面造曲,用泉水浸白米釀成者,名“三白酒”。冬釀始于立冬,此時秋糧已經曬干入庫,有較為充足的釀酒原料,冬季的低溫也能夠抑制釀造過程中雜菌的繁育?,F在,浙江長興地區依然有取用清澈泉水在小雪節氣釀造“小雪酒”的習俗。

    在廣東潮汕地區,小雪節氣有這樣的食俗——一家人其樂融融地吃一碗飯粒柔潤、輔料豐富、香味濃郁的“炣(kě)飯”。這種食俗在遠古時期就有了。潮汕地區俗諺說“十月十吃炣飯”,十月初是新米上市的時候,加上當季的白蘿卜、板栗、新鮮的豬肉等一起下鍋,一道簡單美味的炣飯就做成了。

    “炣”是一種烹飪技法的稱呼,指用火燒,這種烹飪技法的特點是將主輔料下鍋后,用文火來煨熟或者燜熟,由于是主輔料一起下鍋烹制,所以也帶有“燴”的意思。在小雪節氣,以新大米為主,以五花肉、花生、蘑菇、板栗、蝦仁、白蘿卜等食材為輔做成的炣飯,口感香糯,營養價值豐富,深受潮汕民眾喜愛。

    炣飯的制作過程看似簡單,但其實是比較講究的,最關鍵的是水分和火候的控制,以及加入輔料的時間點。在“燴”和“燜”的過程中,還需注意輔料味道與飯粒的充分融合。老式的炣飯是用大火灶做出來的,由于大灶火大,米飯熟得快,所以做出來的炣飯也特別香,最好吃的就是那層鍋巴,油香油香的,又脆又好吃。

    此外,在南方的一些地區,還留存著小雪時節吃糍粑的傳統習俗。如民間俗語所言“十月朝,糍粑祿祿燒”。糍粑最早是祭牛神的供品,仡佬族在“牛王節”制作糍粑掛在牛角,酬謝耕牛一年來的辛苦勞作。糍粑制作的關鍵在“打”,人們將蒸好的糯米放在石臼中,用特制的槌杵捶打,直到打成黏糊的泥狀,搓成丸子便可以食用了。打糍粑,不僅是兼具體力和技巧的美食制作方法,更是勞動人民慶祝豐收和祈愿美好生活的傳統儀式。

    策劃:張林 設計:鄭義瀟 攝影:王金一 趙艷妮?技術:李響
    中國氣象局氣象宣傳與科普中心(中國氣象報社) 新華網聯合出品
    我和两个老师的浮乱生活

      <pre id="d11bf"></pre><noframes id="d11bf"><pre id="d11bf"></pre>

      <pre id="d11bf"><strike id="d11bf"></strike></pre>

      <big id="d11bf"><strike id="d11bf"><span id="d11bf"></span></strike></big>

      <track id="d11bf"><strike id="d11bf"><ol id="d11bf"></ol></strike></track>